当前位置:首页 > 考古 > 新闻正文

朱元璋最得意的决策,竟是明朝军事力量衰败的根源

2017-05-27 来源:  作者:
摘要:大明正统年间,英宗盲目出塞导致土木堡之变,此战明军在京精锐尽失,成为明朝军事力量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土木堡之变示意图

大明正统年间,英宗盲目出塞导致土木堡之变,此战明军在京精锐尽失,成为明朝军事力量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英宗之后,明军实力从太祖、成祖时代的巅峰逐步下滑,其中虽有多次改革图新,然而颓败的趋势却从未扭转。

明中期四朝多次进行军制改革,不但未能挽救走下坡路的明军,反而因“卫所之兵疲于番上,京师之旅困于占役。驯至末造,尺籍久虚,行伍衰耗,流盗蜂起,海内土崩”,最终导致“禁军溃于城下,而国遂以亡矣”。

一、卫所制度的成败

究竟为何明军的衰败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仍然不可逆转呢?探其缘由,笔者认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建国之初所确定的军事卫所制度的不合时宜。

不可否认,明太祖朱元璋所创建的卫所制度在元末明初战乱年代,确实能够提供明军充裕的兵员以及粮草。

雄极一时的明军三大营

然而随着国家的安定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土地兼并极其严重,卫所制度所赖以生存的土地被逐渐固化的阶层占据,此制度因此从根本上遭到了破坏。正统十年,边防大将蒋贵上疏:“大同、宣府诸塞下,腴田无虑数十万,悉为豪右所占”,连大同、宣府这番军事重镇之中军田被占领现象都如此严重,其他地区则更甚之。

十余年后,形势非但未曾有所改善,反而进一步恶化。正统二十二年,“黄绂出见士卒妻衣不蔽体,叹曰:‘健儿家贫至是,何面目临其上’”,作为保家卫国的铁骨军人,竟然到了妻子衣不蔽体的地步,可见明中期军士地位何其低下,生活何其艰辛。

明军神机营

明中期“海内燕安”,于是频繁调动各地外戍兵卒入京驻防,谁知踏入京城的帝国卫士却成为了政府衙门以及权贵的奴隶苦工。因此士卒都不愿回京轮防,而常常耽误期限,朝廷却仍然不恤民情的对其重罚,轻者前往边塞罚班数月,重者长达年余。

在这种极端严苛的军事制度下,军人的地位跌至低谷,因此士卒的大量逃亡乃至兵变便不可避免的在各地卫所相继发生。

二、弘治中兴的无奈

弘治年间,明孝宗朱祐樘意识到国家正步入衰落,便从经济民生、朝堂政治等各方面进行了改革。孝宗宽厚仁详、勤政躬亲、励精图治,朝堂上下为之一新,史称“弘治中兴”。

明孝宗朱佑樘:以仁立国的时代明君

然而军事方面的改革却是积重难返。弘治元年,时任兵部尚书马文升便上言“虽解到卫所,随逃者十常八九。”即便经过对将领家臣的清理,却也只清出了百分之二三,相较于大量兵员缺额这只是杯水车薪。弘治五年、八年,巡按御史张泰接连上疏:甘州多地天地肥沃之所均被总兵、太监占据,驻防官军竟然到了衣食不足的地步!

此外,不仅仅来京换防的士卒遭到奴役,连同京师十二团营精锐将士也逃不掉徭役之苦。团营十二万精兵中每年被抽拔做工者多达两万,而且一去便是两到三年,因此连待遇较好的京营将士也多有逃亡。

明军中最为精锐的京师团营尚且如此,其他诸军的战斗力可想而知了。而且这些骇人事迹都是发生在号称吏治清明的明孝宗弘化年间,往后至武宗正德之后,明军实力更是大踏步后退。

三、兵变之难

土地的接连丢失和权贵上层的不断剥削,而朝廷改革却从未能影响其根本,在这种毫无生机的形势下,明军不可避免地发生了部队中最为严重的问题——兵变。

明武宗:明朝中期争议极大的一位皇帝

明武宗正德年间,虽然后世史书对于武宗有着刻意的抹黑,但武宗朱厚照本人一系列的荒唐举措却是不争的事实。武宗好武勇,尤喜军事演戏,常前往塞上亲自执金鸣鼓操练四镇之兵。然而这些只不过是驰骋嬉戏,并非真实的战场模拟演戏,四镇军士被折腾的苦不堪言,可军事实力却难有实质性的提高。

最终,在上层不断的压迫剥削下,帝国爆发了自立朝以来的第一次兵变。正德四年,辽东义锦州军余高真、郭成等于军中发动叛乱,挟持将领军众。朝廷发银饷二千五百两招抚余高真等人,才得以平息。但此举一开,便难以遏制。正德八年,四川成都余范藻纠集兵众千余人再次发动兵变,此后明军兵变便一发不可收拾。

明朝军事力量的强大和衰弱均源自于卫所制度,由此可知从未有一项能够万世皆宜的规章制度,只有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去完善和修正,才能促使军队成为国家永久的基石。

只可惜,明廷上下因为历史的局限无法做出彻底的改革,最终只能江山易手、痛食苦果。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